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光年下的骑士 第十五章 王者之剑

发布时间:2020-01-16 17:09:42

光年下的骑士 第十五章 王者之剑

在布莱德索超过1万人的军团标准构成中,骑士团的位置基本都是处于阵型两侧。

其一是为了扩宽横向战场,留出更多骑士冲锋的空间;其二是为了发挥布莱德索骑士的高机动性和战术素养,随着战场的情况灵活改变两翼阵型,或呈圆弧包围、或呈锥形破阵、或呈方阵平推。

因此在布莱德索的部队中,骑士团也往往被形容为“翼狮之羽”。

——《布莱德索军事大全》

兽人战士们预想中人类军团一击即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全力冲刺地兽人犹如一架高速行驶的马车,一头撞上了山脉,硬生生地被挡了下来。

他们只觉得自己撞上了一堵不可撼动的钢铁之墙,最前排的兽人战士甚至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直接昏了过去。

然而,他们还来不及从这意料之外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死亡的阴影便悄然将他们笼罩。

在最前排的石狮战士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下兽人们冲锋的同时,身后的袍泽们毫无顾忌地一跃而上。

手中斜举的重矛已然端平,毫无任何花哨地直刺而出,朴实无华的刺击,却让兽人战士们根本避无可避。

“千锤百炼,大巧若拙”,若是古恩部落知晓石狮军团在人类世界中享有的盛誉,恐怕不会意外。

但此刻,他们唯有在一阵阵倒吸冷气的惊讶声中看着自己的族人一个个地倒下。

正面战场上的受挫让加鲁什大为意外,不过身为一个从鲜血与战斗中成长起来的兽人族长,这样的打击根本不会动摇他的决心。

“lockisdovga”兽人族长高喊着,捶打着自己的前胸一声令下,他的族人们开始齐齐压上。

古恩部落的巨魔猎手们隶属暗矛一族,他们的典型特征是青灰色的皮肤和并不常见的黝黑树矛。

普通巨魔们的平均身高超过2米3,体重超过240磅,完全伸开的臂展能达到2米6以上。

除了巨魔族中的王者特鲁尔部落例外,他们的体型较其余同族要稍大一些,同时,特鲁尔部落也被认为是巨魔一族的起源。

超长的身高与臂展,让巨魔们在远程打击上拥有了“人形弩车”的别号。此时,古恩的暗矛巨魔们纷纷扛起自己的树矛,突兀的獠牙在咆哮声中交错,他们迈开健硕的长腿奋力向前冲刺,进行投掷前的助跑。

在古恩战阵的最中央,萨满祭司们开始大声地吟唱起了咒文。

他们时而将手中的图腾高举,一言不发地沉默着,仿佛在聆听风的细语;

他们时而将手中的图腾插入大地,跪拜着亲吻着泥土,仿佛在诉説着对大地的思念;

他们时而张开双臂,仰望着天空高声祷告,仿佛在祈求着天空的恩赐…

随着萨满祭司们的祷文,一道道青、红、蓝、黄各异的单色光晕从他们手中的图腾上扩散开。

光晕洒落在巨魔猎手们的身上,他们原本就硕长的手脚变得更为粗壮,树矛仿佛变得更加轻盈,矛尖的寒光却更加渗人;

光晕洒落在兽人战士们的身上,他们的眼中泛起了红光,身上的疼痛仿佛都消失了,只能感受到源源不断的来自先祖的力量。

萨满祭司在兽人氏族中的人数一直都不多,然而他们却一直能在氏族中被奉为精神领袖的原因就在于他们这神奇的能力。

萨满祭司们拥有和灵魂沟通、和大自然交流,甚至强大的萨满还拥有预知未来,指引自己的族人走出困境的能力。

萨满们相信万物皆有灵,他们与风暴、火焰、大地、水流沟通,借由大自然的力量增强并治疗自己和族人。

可以説,拥有萨满祭司的部落可以让战斗力几何倍地增长,并且拥有攻坚战的续航力。

依靠着萨满祭司们的增持,先头的兽人战士们渐渐稳住了阵脚,而当空中的粗壮的树矛呼啸坠落时,布莱德索的军队中也终于开始出现了伤亡。

加鲁什眯了眯眼:果然,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勇敢的氏族战士又岂会败给孱弱的人类!

他握紧了手中象征族长权利的节杖向前一挥,让自己的族人们全力突击,希望借势一举击溃人类的军队。

在沃恩德大陆的传闻中,命运三女神中的长姐乌璐德和二姐贝璐丹迪都是性情温和的神,而最xiǎo的诗寇蒂的脾气却有些暴躁。

因此在时间三态中:

乌璐德代表了过去,她常常回首过往,沉溺在消逝的思绪中;

贝璐丹迪代表了现在,她正值花茂之年,却踌躇于未知的选择;

诗寇蒂代表了将来,她因年幼而心性多变,对所有的一切充满好奇。

诗寇蒂经常带着面,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未来通常充满了未知、扑朔迷离难以看破。在民间有人曾恶意地猜想,诗蔻迪仅仅是根据自己的心情好坏来决定命运丝线的终diǎn。

因此也延伸出来那句俗语“女人的心思难以捉摸,世事难以预料”

…………

此刻,在处理加鲁什的命运线时,显然诗寇蒂的心情就好不到哪去了。

就在兽人族长充满着雄心壮志地想要谱写部落新的历史时,一阵阵整齐划一的马蹄声犹如冥河的钟摆一下下地敲击着他地心脏。

他的眼皮不自觉地抽动着,肌肉慢慢紧缩,野兽般的直觉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看着自己向前冲锋的族人们,他突然产生了一种一去不复返的错觉。

他呢喃着想要开口,呼唤自己的族人回来,然而…只是未待言及时,天人相隔已相逝。

…………

命运的丝弦被风拨动,骑士们手中的燕尾旗也迎风飘扬起来。

布拉德·隆多拉下自己的面罩,依旧略显青涩的脸庞上写满了跃跃欲试,即便是被破格调入中央皇家骑士团第三分队后,他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大场面了,何况对手还是以勇猛著称的兽人。

布拉德出生在布莱德索东部沃勒吉的一个普通的骑士世家,他的父亲德拉克·隆多和祖父吉拉德·隆多都是当地守备骑士团的成员。

虽然并没有多么显赫的爵位及功勋,但要知道,能在布莱德索成为骑士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敬仰的事情。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中,让布拉德注定了从xiǎo就生活在xiǎo伙伴们钦羡的目光以及祖父和父亲严厉的教导中。

然而,不知道是物极必反还是xiǎo孩子的叛逆心理占了上风,与那一板一眼,严格要求自己一举一动的父亲不同,布拉德更憧憬“路见不平一声吼,挺枪相助不回头”的侠义情怀。

单枪匹马独闯盗贼团、纵马横跨数镇追缉采花大盗等等,都是他早在未及成年之时便做下的光辉事迹。

当然德拉克对于自己儿子跳脱的性格和充满个人英雄主义的行为十分头疼,在他看来,骑士更该注重的是沉稳的团队配合和典雅的个人修养。

可是,面对早早超越了自己,在进入地方骑士团后仅仅三年就入了中央骑士团的法眼,被破格提升的儿子,自己除了骄傲,还有什么能説的呢?

“痛并快乐的烦恼”,德拉克先生可是深有体会。

总而言之,在这个浪漫主义派骑士还未盛行的年代,像布拉德这样“活跃”的骑士还是非常标新立异的。

也亏得他年纪尚青,在中央骑士团的排辈中属于垫底的存在,大多数的同僚及长官基本都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子辈看待,以至于有时看到他精力充沛地四处蹦跶时还会露出欣慰的微笑,感慨年轻人的活力并期待着他的成长…

现在,布拉德的骑士之路上第一道重要的试炼就要开始了。

“嘿!布拉德!等下跟好我们,注意保护好自己!别兴奋过头冲太前了,多注意阵型!”

第三分队的骑士队长,奉献领主贾依德·卢瑟弗看着布拉德恨不得第一个冲出去的样子也不禁无语起来,比起那些第一次见大场面太过紧张而丢命的菜鸟,他更担心自己队里的这个xiǎo家伙因为太过亢奋,一个人冲进兽人大军中直接被人海淹死。

不过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嘱咐更多,身边的其它分队们都已经开始踱步向前,贾依德无奈,只能拉下面罩,率领自己的队伍跟上。

他用右手在胸口划出一横、一竖,呈剑型,默默祈祷道:

布拉德,愿骑士之剑永远庇护你,希望你终有一天会明白,或许消散的逝者能成为被人传颂的英雄。

然而,活下来的生者却将成为谱写历史的传奇。我对你的期望,可不只是英雄这么简单。

…………

当布莱德索的马蹄声响起,诗寇蒂的剪刀也随之落下,金白色的鳞甲包裹着骑士们的座驾,冲锋的号角唤来曙光的萌芽。

骑士们向前,即便是强壮如兽人,也无法阻挡钢铁洪流的步伐;骑士们向前,即便是神祗的意志,也无法阻挡骑士的宣言:

吾血不尽、吾剑不折、吾念不断,吾命不休。

他们向前,再向前;击溃,再击溃,

他们是风神的宠儿,肆意纵横穿梭在神眷的战场;

他们是死神的侍者,为了王的盛宴搜罗最忠实的仆从。

他们是布莱德索的战士,代表着骑士的荣耀与美德;

他们是布莱德索的子民,为了心中的执念与羁绊,拾起,王者之剑!

…………

楚雄彝族自治州中医医院怎么样
平南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沙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温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