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轻舞】失踪了的花被面(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17:40
摘要:这个老吴,没有两年他就死了,生产队把他当五保老人安葬了,把他停放在棺材里时,几个老妇人暗地用塑料口袋装上油菜籽,放进了他的棺材里,希望他永远在阴间整日整夜地数油菜籽,不得转人生再来陷害好人。 一、花被面失踪了
一九六八年秋的一天,天已经黑了,野外劳动的男女老少扛着锄头收工回家了。
一个三十多岁理着平头,穿的青布中山装的男人左上包插了支钢笔的胖男子听到她老婆在院坝边大声说:“这就怪了!早上洗的花被面,中午收工回家还看见在这竹杆上挂着,现在花被面不见了。”
胖男人走了过去说:“也许是院子里的老人帮我们收回家了吧!”
老婆说:“我刚才都去问了他们,没有哪一个人帮我们收回花被面呀!”
胖男人说:“你等着,我回家去拿手电筒来找找,也许是风把花被面吹到远处去了吧!”
胖男人说完话,扛着锄头进了自家的门。他拿出了手电筒朝院坝边走去。
胖男人和老婆用手电筒光,慢慢找寻,一床被面,就像找小手帕那么用心,仔细找寻,就是不见被面。胖男人说:“我到水田里去看看。”说完话他就卷起裤子走往那水田,他打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在水田里找寻,找了许久,就是不见那床花被面。这被面又到哪里去了呢?被面是很值钱的呀,并且是新被面就更珍贵了。买布要布证,即使有了布证,不开“后门”还不一定买得到满意的布料呀。
胖男人说:“难道说这被面钻进土里去了?我就不信它会钻进土里,老子今晚一定要找到它。”
又找了许久,老婆发怒了:“不要找寻了,我们家这床被面已经被人偷走了。”
“偷走了!”胖男子划根火柴点着土烟一边抽烟一边说话。
全院子住着十多家人,难道是被院子里的人偷去了?又是哪一家的人来偷了呢?女人破口大骂道:“偷我家被面的人,他全家人会死光......”
胖男人眉头一皱说道:“你不要大声骂了,不要大声张扬,安静下来,以免打草惊蛇。待我来破这个‘盗窃案’吧!”

二、残酷的审问
那个胖男人是这个大队的革委会吴主任,他是贫农成份,当了几年兵,如今在这地方红得发紫的吴主任啊。
他立即找来附近几个五类分子对他们大声说道:“你们马上去送通知,今晚大队办公室召开紧急会议。”
吴主任像对待犯人一样生硬的命令口气,几个五类分子没有半个不字,他们转身消失在黑夜中了。
吴主任在大队办公室会议室里台上坐着,一些儿参会人员接连到了,共有二十多人,这些参会人员都是他的他培养的积极分子。他见人来齐了,他喝了两口开水瞪大双目对大家说:“今天晚上开个紧急会。”接着他就背起语录来,几句常常背得滚瓜烂熟的语录背完,他用力拍打着桌子说,“……阶级敌人随时都在搞破坏活动,他们对革命干部心怀不满。我家就有阶级敌人想报复,想谋杀革命干部。他们进屋并没有找到我,却将我家一床新被面偷走了,所以今晚开紧急会议,并不是为了一床被面,而是为了查出阶级敌人,让干坏事的阶级敌人无藏身之地。这是一项政治任务。等一会大家出发,首先在我家院子里挨家换户搜查,查到那床新被面就抓到了搞破坏的阶级敌人。谁查到这床新被面谁就立了大功。”
台下二十多人听了,看着台上威风凛凛的吴主任,认识到所谓阶级斗争的严重性,他们一齐又背了几篇语录,以后就分成几个组,带着手电筒出发到各院子里各户去翻箱倒柜,就像鬼子进村一样,在那灰堆里、柴草堆里、红苕窖里、床铺上、猪牛栏里.、屋后竹林里找寻……他们就是没有掘地三尺,忙到天亮,全大队两百多户除了一户公社干部的家和军属之家没去搜寻,就连他们自己的家都搜寻了,这样才能证明他们自己的清白。天亮了,谁都没有找到那床崭新的花被面。
吴主任又想,没有搜的家就是公社干部和军属,他们这样的家应该是不会偷花被面的。他巴着烟,皱着眉,一对双眼露出凶光,突然他又在桌上用巴掌一拍说道:“一定是这些五类分子偷了,他们将被面偷去送了人或找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他又召开会议,他对昨晚行动这些人说:“把全大队五类分子都押到村办公室来,严格审问,这里面是有很大的阴谋,一定要追查出这床被面来,才能进一步打击坏人。”
这些人听了吴主任的话,个个摩拳擦掌,雄赳赳,气昂昂,立即出发,没用多长时间这些五类分子就押到大队办公室了。
这个大队五类分子共计有四五十人,有白发胡须老人,也有老太婆,他们一个一个单独接受审问。这些人常常都是提心吊胆,不知什么祸事又会降到头上,审讯人员对他们都这样问话:“要老实,如实交代,最近搞了些什么破坏活动?偷了些什么东西?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些人规规矩矩站着,就是不说话,审讯人就破口大骂:“你们这些坏蛋,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底。干了坏事还若无其事,想隐瞒下去?”
一边骂接着就是对其拳打脚踢,打得这些脸疱皮肿,鼻血淋淋,呻吟不止。
有的慌忙中说偷吃了生红苕,有的说偷起了桑树上桑椹,有的说偷吃了树上的桃、李……就是没有一个承认偷了被面的。审讯人员又打,人是肉长的,谁受得住打?打得痛起大叫唤,审讯人员对他们说:“你们这些人的一切行动都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赶快把偷花被面的详细经过如实交代出来。”
这些人听了莫名其妙,偷了什么花被面呢?谁的被面又被偷了?他们不知其情况,也交待不出偷什么花被面的事情来,这些审问人员又拳打脚踢,棍棒齐上,被审人痛得又大叫唤,最后大家都承认了:“……我……偷了………偷了花......花被面。”
有个张其的“坏蛋”以前还教了几年书,只因他外公是剥削者,父亲又在伪乡公所背过枪,经查历史他被赶下了讲台。他在劳动的田地里发了多次牢骚,就有人揭发了他,他就被抓到台上五花大绑批斗多次,就成了一个“坏蛋”,他的妻子为了自己和孩子的光明前途,离了婚就带着孩子离开了他。他这个“坏蛋”就成了单身汉,从此他小心翼翼,低着头参加劳动。他挨了打,在痛苦中说了偷花被面的经过:“我......我进了他的屋,上了他的床......然后把花被面抱......抱走了。”
这本是在拳打脚踢下产生的谎言,说话的人为了减轻自己的痛苦,也不知道是谁的花被面丢失了,自己就胡编情节。这胡编情节里比偷花被面有更严重的罪行,因为夜晚钻进他人家里去上了床。
这个审问人员三十来岁,是培养的积极分子之一,他戴着黄色军帽,穿着中山服,瘦瘦的脸,张开嘴露出稀稀的几颗牙齿,也是没有读几年书的人,写的钢笔字东倒西歪,错字、别字处处出现,叉了的黑迹斑斑处处可见。
“你进他家屋的目的是干什么?”戴黄帽的瘦子问道。
张其出着粗气答话结结巴巴:“去......去......去去......”
“你这个‘坏蛋’去干什么?快讲清楚。”
“去......去玩。”
“去玩?深更半夜去玩?玩到人家床上去了?你这个流氓,你这个没了老婆的单身汉,寂寞难忍,你上床干了什么?”
“偷......偷花被面......面呀!”
“你不老实,讲的假话,你上床去是为了偷花被面?快讲实话,否则把你吊起来打。你是去偷人吧?”
“不!不!不!是偷....偷......”张其挨打挨怕了,听说是去偷人,他更慌了,说话更是语无伦次。
“你这个色鬼,不要隐瞒了,被你强奸了的女人已经报了案,这材料就在这张办公桌里。现在就看你自己走哪条路,一是坦白、交待、认罪,二是顽抗到底。告诉你,你玩抗到底罪上加罪,最终走向灭亡。”
张其吓得跪在地上说:“要......要实事求......求是啊!虽然我......我没有老婆了,我......戕也不会去强......强奸别人的老婆啊!”
“你这个狡猾的坏蛋,上了床还说没做那事,你是太监吗?”这个戴黄帽子的瘦子站起来,用脚踢了十多下张其,张其仰躺地面张着手浑身发抖嚎哭着。
“起来!起来!起来老实交待犯罪事实,是没有挨够打?又要挨打。”戴黄帽子的瘦子又坐在原位上用手指着地上仰面嚎哭的张其说,“你不要骗人了,如不快起来交待老子今天打断你的手脚,叫你一辈子双手爬地走路。”
张其只好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擦了眼泪,盯着这个审问他的“官”,仍吓得浑身发抖。
“快交待,你上床压在那女人身上,那女人为什么当时没有呼叫?”
“我......我没有和女人......”
瘦子又站起身去抓住张其的头发恶狠恨地说:“你这个‘坏蛋’是还想挨打吗?”
“不!不!不!我和她是......是通奸呀!所......所以她没......没有吼。”
瘦子继续审下去,最后张其签字按了手印。
瘦子高高兴兴把审讯材料来到吴主任面前,他认为自己立了大功,不仅仅是审出了个盗窃犯,还审出了一个强奸犯来。
这个吴主任看了看审问材料,突然脸色难看了,他想怎么会是这样呢,自己老婆夜夜都是同床睡,“坏蛋”进了屋上了床被强奸了自己还不知道?不可能,没有这事啊!你这妈的怎么会审出这个无中生有的事来,给我堂堂吴主任戴“绿帽子”啊!吴主任又拍了拍桌子对瘦子大声说:“今天起你不够积极分子的资格了,马上去写你的检讨。”
瘦子把吴主任盯着,本想吴主任表扬表扬自己的成绩,没想到吴主任一脸怒气,拍着桌子叫他去写检讨。
“我这检讨怎么写呀?”瘦子也用手摸着头,沮丧着脸叹气。

三、荒唐的结论
这样一床被面,通过拳打脚踢,二十多个人中有近二十人都承认偷了,只有几个不怕挨打的顽固分子,打死不承认盗窃花被面事。但是近二十人承认了偷花被面,新花被面脏物在何处呢?他们承认偷了就是说不出脏物在哪里,于是又动手打,结果有的说送了人,有的说烧掉了……搞了两天,吴主任对手下这些人说:“把四五个重点对象留下来,其余的放回去劳动。”
留下几个重点对象继续受审查,稍有不顺眼,又是老办法狠狠地打,通过用这种方法审问,最后有几个人是这样交待的:偷了花背面,迎接远来的特务晚上来盖了,后来特务跑了,被面就送给特务了。审讯材料写好后就签字盖手印。大队革委会准备上报材料决定来抓这一批特务组织。
这一天,这几个五类分子和几个社员去牛栏里挑牛粪,他们在牛栏粪堆处发现了秘密。
说花被面找到了,就在牛粪堆里。

大家把这个秘密情况向老队长汇报。老队长来了,他在牛粪堆里看了看说:“没想到这花被面在牛粪里,大水牛是偷花被面的贼呀。”
老队长来到吴主任面前说道:“吴主任,你那床花被面找到了。”
“找到了,在哪里呀?是谁偷了?”吴主任盯着老队长巴不得才一句问出结果来。
“在牛栏里呀!偷你家花被面的是那条大水牛啊!......”
这个老队长的话还没有讲完,吴主任就大声说道:“牛,它会这样?它会偷花被面?这牛又不是‘牛魔王’,它不会偷的,不会偷的,这是阶级敌人掩盖罪证,架祸于大水牛。”
“吴主任啊!不要口口声声就是阶级敌人,要实事求是啊!”老队长大声说道。
吴主任比老队长的官大,虽然他年龄比老队长小十余岁,他还是仗着自己是主任这官,他指着老队长说:“你什么干部?你什么立场?不要放松阶级斗争啊!你,你也要检讨,检讨。”
吴主任和老队长来到了那牛栏里,劳动的五类分子仍低头不语,几个贫农社员指着牛栏那几堆牛粪大声说起来。
吴主任听了,他走进牛棚,蹲下腰又认真看了看情况,他站起身来,小声说道:“真是大水牛干了这坏事呀。”他没再多讲话走出了牛栏。
吴主任又把这些五类分子召集拢来,他又训他们:“……你们就是不老实,你们没有偷被面你们说偷了被面,欺骗革命干部,你们想转移视线,隐瞒你们的破坏活动。知道吗?这天并不是为被面审问你们,是因为你们偷了其它的东西,你们心里明白吧?你们随时要反省,要交待你们搞破坏的一切行动,争取宽大处理……”
一切话都是吴主任这些人在说,受训的人是没有发言权的。谁答说几句谁都是不老实,就是抗拒改造,又会被拳打脚踢的,所以谁也低头不语。没有偷背面逼打着人家承认偷了被面,当真实情况出来后,这些人被屈打了而承认了又是欺骗了干部,说了假话。
大队革委会几人问吴主任:“吴主任,关于哪几个特务组织的上报材料怎么处理?”
吴主任用手摸了摸下巴,想了一会说:“材料修改一下,就说这起特务组织被发觉后,躲进牛栏,后来惊恐地跑了......”

四、吴主任的下场
文革结束了,那些被打成反革命、坏分子、走资派的人通过落实政策大都被评了反,有的回到了原单位工作。
这个吴主任呢,他并没有好的结果,从他家庭来讲,老婆在文革末病逝,他又娶了一妻,比他小十多岁。文革结束后,这个比他年轻的女人就远走高飞了,后来有人说是在山东某地结了婚;他的大儿子在他任主任时,安排到村企业开拖拉机,这个走路趾高气扬,说活几里路就听得见的年轻人,这一天他开着拖拉机昏头转向,把车往高岩下开去,造成车毁人亡,他的大儿媳就带着小孙女远嫁了;他二儿子在修喷灌池放炮取土劳动中,由于炮未响,别人都叫他别拢去,他偏要去看个究竟,结果被炸死了;他还有个女儿,也远嫁到外省去了。

共 61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围绕一床吴主任家丢失的一床花被面,从查找到审讯,反应文革时期的社会背景:那是一个是非颠倒的年代,谁多说几句谁都是不老实,就是抗拒改造,又会被拳打脚踢,当真实情况出来后,这些人被屈打了而承认了又是欺骗了干部,说了假话。文革结束后吴主任沦落街头,家破人亡,痴呆疯癫。作者最后呼吁:人啊!所以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切莫整人害人,捏造事实,无中生有,一生都要行善积德,诚实为人,要多多地为人类做好事。佳作!荐阅!【轻舞编辑:晶莹】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 00005】
1 楼 文友: 2014-0 -26 14: :5 有幸编辑宏升老师大作!祝创作愉快! ( ()
2 楼 文友: 2014-0 -26 14:58:02 晶莹老师辛苦了!祝身体早日康复!
回复  楼 文友: 2014-0 - 0 19:06:51 谢谢!共同努力!哪个牌子纸尿片好用
儿童偏食厌食的原因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生物谷灯盏细辛软胶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