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一十章 刀来

发布时间:2019-09-25 13:56:24

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一十章 刀来

点卯之后,锦衣卫各自散去,留下茫然的余生四人。

哦,还有一继续打盹儿的。

锦衣卫指挥使向余生走来,点将台上的指挥使威严无比,下台见到余生后却和蔼笑起来。

余生单手行礼,“余生见过指挥使。”

锦衣卫指挥使摆手,“免了,余指挥使是剑囊镇的人?”

见余生点头,后面出身四大家的三大都督了然。百年前剑囊镇曾有人救过城主,这少年肯定是城主恩人之后了。

四大家三大都督,只少了周家。

听楚生说,周家成不了都督,与当年当街袭击城主,然后受罚时让母猪怀孕有关。

试想,敢协助公猪强迫母猪致使母猪怀孕之人,该有多么丧心病狂,成不了都督也在情理之中。

锦衣卫指挥使上下打量余生,见他身上一文铜钱也无,不由的问道:“余指挥使是捉鬼天师还是捉妖天师?”

“都不是,我是个厨子。”余生直言不讳,甚至有些骄傲。

四个人不说话了,锦衣卫指挥使挑了挑眉。也罢,这小子走后门的,难道还能期待他有什么作为不成?

锦衣卫指挥使又寒暄几句后,抬头招呼一锦衣卫过来领余生去取衣服、腰牌和长刀。

田十领着余生他们向里面走。至于为何是田十?放眼望去,练武场上的锦衣卫只有打盹的田十。

“老田,你祖上和睡仙是不是亲戚?”田十慢腾腾走着,余生在后面都有些不耐烦了。

“是。”

余生一惊,我只是随口问问的,不待余生确认,田十继续道:“才怪。”

“大哥,说话慢就算了,不要中间断开啊。”余生说。

“哦。”田十答应,余生以为他要改正,刚要问其他的,田十又说,“你适应就好了。”

“你以前不这样的啊。”余生说。

“那是因为有粥。”田十言下之意是粥甜,喝着有说话力气,但后面懒得说了。

他又看看天,“下雨天,适合睡觉。”

余生深怕他睡着了,但谢天谢地,在指出领取的地方后,田十才靠着墙打起盹来。

富难上去领出两套衣服,“镇鬼司只有两个人编制,所以他们只定做了两套衣服。”

余生接过,“明白,剩下的都不是人。”

叶子高和白高兴一人踹他一脚,在屁股上留下对称的脚印。

“回去扣工钱。”余生威胁他们一句把衣服抖落开。

“还真是定做的。”叶子高说,“不然锦衣卫不会有掌柜这么合身的衣服。”

但余生很不满意,他指着上图案,“这是什么?”

这衣服布料和式样类似锦衣卫飞驴服,唯独上面图案不一样,不是飞驴而是一更丑的家伙。

叶子高伸着脖子去端量,“这是城主门前的怪物吧?”

“还真是。”白高兴也点头,“挺好的,你不正好不喜欢飞驴。”

“但这更丑好不好。”余生说。

“挺附和你审美的。”叶子高笑着说,“不然狗子也进不去客栈。”

白高兴也乐了,“对啊,而且这衣服虽丑的吓人,但也吓鬼,挺有气势的,能镇鬼辟邪。”

说完他和叶子高对视一眼,庆幸他们俩不用穿这么丑的衣服。

无奈何,余生和富难只能换上这套衣服。

刀也不适合,狭而长,挂在余生身上很不成比例。

余生只能把刀给叶子高,“以后你就是掌刀统领了,一听刀来,马上递给本指挥使。”

白高兴见他手里金色腰牌,“掌柜的,那我做掌牌都督?”

“一边去。”余生不舍得。

这腰牌才是真威风,前面虬龙环绕“镇鬼司”仨字,后面刻着“指挥使”。

余生把腰牌挂在腰上,又把清姨做的锦衣做披风,“走着,咱们去赏心楼喝粥去。”

余生穿着这一身出现在大街上,立刻引来许多人的目光。

锦衣卫见多了,但这样打扮的锦衣卫真是第一次见。

白高兴落后他们三步,望着余生背影说,“啧啧,人靠衣裳马靠鞍,你别说,掌柜这一身穿上去好看不少。”

两套锦衣在身,又挂着金腰牌,威风凛凛的气势一下子就出来了。

叶子高道:“下面还有句狗配铃铛跑的欢,快跟上吧,不然掌柜要把我们丢下了。”

他们追上去,叶子高说:“掌柜的,咱们去赏心楼不会被赶出来吧?”

毕竟赏心楼“扬州第一粥”招牌是被余生他们给逼着摘掉的。

“应该不会吧?”余生有些犹豫,但完成系统任务

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一十章 刀来

,兵不血刃压住归一刀,还真得去赏心楼一趟。

“顾客是东荒之王,他们还能跟钱过不去?”富难说。

这话类似“顾客是玉帝”,只不过大荒只有四荒之王,是以有此一说。

大雨初歇,缩在屋檐下的人全出来伸展腿脚,大街上人陡然人流如织,好不热闹。

走到赏心楼门前,已经过了喝粥的时辰,进出的人依然不见少。

叶子高刚要踏进赏心楼,“慢着,”余生拦住他,“先把咸鱼给还了。”

白高兴把咸鱼取出来,他们提着走到鲍鱼之肆,见陆仁义不在,只有他哥哥陆俊义在收拾咸鱼。

“陆老大,咸鱼还你。”白高兴递过去。

“一猜就知道在你那儿,真是邪门了。”陆俊义随手接过,“仁义说了,以后就不用还回来了。”

“那不成,好歹是趁手的武器。”余生说。

“又砍不死人。”陆俊义抬头,一怔,“你们,这是什么打扮?”

“镇鬼司指挥使。”余生让他看腰牌,“日后有鬼记着找我,比巫祝好使。”

“指挥使?”陆俊义拘谨起来,“你看我这人,刚才没瞧见,要不请你喝鱼羹?”

他在后面煮着鱼羹,味道飘到了前面。

余生咽口水,“那啥,我对鱼过敏,我们去赏心楼喝粥了。”

辞别陆老大,他们进了赏心楼,“客官……”迎上来的小二一怔。

这仨人太熟悉了,不久之前还在对面摆摊卖粥找茬呢。

“喝粥。”余生说,“找个热闹的位子。”

小二不知他们又要作什么妖,也不敢自作主张赶他们走,领他们到位子上后赶忙去找能做主的人。

蔡家兄弟不在,小二只能找现在赏心楼的顶梁柱,大厨黄晓初。

“他们又来了?”黄晓初一愣,继而解下身上的蔽膝即围裙,“我出去看看。”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看病费用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费用贵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住院费用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治疗费用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有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