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绝世剑魔 第四百一十九章 止戈前夕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8:13

绝世剑魔 第四百一十九章 止戈前夕

石异雄之死,出乎江余的意料,而江余也清楚,这一定也出乎欧阳麟的意料。毕竟现在大炎国谁死都可以,惟独石异雄不能死,因为他如果似了,那么大炎国整个可能就陷入崩盘的节奏,固然欧阳麟早就有不臣之心,想取而代之,可是不应该是这个时候,欧阳麟是不可能犯这样愚蠢的错误的。

“难道是刺杀?”江余看着给自己带来消息的上官云,很是纳闷的问道。

上官云摇摇头,道:“并不是,好像是长期沉溺于酒色,忽发恶疾而死。”

“这样……”江余听到这话,心说难道是欧阳麟用药不甚,没想到石异雄会死的这么快么。若是之前,江余知道石异雄死的事,估计会震惊不已,可是因为天道盟的原因,江余反而不担心这个了,因为他有了一个计划,一个可以暂时解决荒州战乱的计划。

引进比神武宗更狠的角色来荒州!

那就是天道盟,自然除了天道盟以外

,还有其他的宗派。江余所需要做的,就是要渲染,渲染天裂谷那里,可能会萌生战龙,至于信不信,那就是那些宗派的事了。只要有宗派信了这事,必然会跳出来,介入这场战争。那一切就好办了。

江余先是让上官云代表自己,去大炎国参加石异雄的葬礼。而另外一边,他则开始着手干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继续散播谣言,光是在牧云城力度还不够,索性让雪仙教的人也帮忙,在其他的地方也开始散播如此的谣言,同时还要将那天裂谷吹的神乎其神,充满各种神秘色彩。一时间,天裂谷是不祥之地,会诞生战龙,天裂谷是祥瑞之地,是灵气汇聚的所在,种种不同的谣言,在不断的增多,而不出江余所料,谣言也是会分裂的,雪仙教和他一起散播的谣言的版本,也就一两个,而最终在市面上流行起来的谣言,起码有几十种。

而从江余回到牧云城后,每天都有大宗派的人登门拜访,来的人也都算客气,和天道盟差不多,只是问了经过后,不多做停留便走。而江余也因此,对八州九岛之中的势力有了了解。

八州九岛之内,宗派无数,无法一一数来,但有一个说法,所谓三盟十教百路烟尘。之前来拜访的天道盟,便是三盟之一,而神武宗则隶属于十教之一,至于不修宫和长生苑,则属于百路烟尘。而似三王院、五蕴道、十星番这种,根本都是是与提不到台面上的小角色。

大炎国的国君死了,大炎国向南的攻势也因此受挫,不是因为神武宗的反击,而单纯是因为大炎国的内乱。因为大炎国执掌兵权的是石缘,还有欧阳麟,他们向南猛攻的时候,石异雄暴毙,而在都城的另外一名世子石丕趁机则直登大位,并且传檄荒州,揭发石缘和欧阳麟如何谋害石异雄的事。他所谓的揭发,当然都是有理有据,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说的并非虚言,可是这种争权夺利的事情,最终靠的还是实力。虽然还是有不少人追随他,可是欧阳麟和石缘回师勤王,两天都没用上,就将石丕及手下的党羽一扫而空。而后欧阳麟辅佐石缘,直登大位。在欧阳麟眼中,石缘不过是个废人,就能力而言,远不如他爹石异雄,可以说,他能轻易的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中,从此时起,大炎国也就基本是他的了。可是这一次的回师,损失也是巨大的,除了内耗以外,也丧失了最佳将神武宗从荒州彻底驱逐出去的机会。那些败逃的神武宗弟子,已经开始巩固防线,建立法坛,布置结界。再也不是那种被人追赶,跑的脚不沾地的那种散兵游勇了。

就在欧阳麟整合内部,打算再度南攻的时候,神武宗的援军,也就是毒尊所带领的人,竟然从牧云城之南,大炎国都城之北的地方发动突袭,大炎国虽有防备,却也是无可奈何,神武宗的生力军,要虐大炎国的人,简直是轻而易举,一路碾压式的攻击,大炎国几乎是望风而降,没用多久的功夫,欧阳麟和石缘都被迫放弃了大炎国的都城,进而向东退守。而南方防御的神武宗部众,也开始了全面反击,一扫颓势。就在这场争斗,已经分出了胜负的时候,忽然之间,神武宗的进攻停了下来。影尊与毒尊收到了上面的命令,不允许他们再前进一步,所有人原地待命,等待命令。这近乎荒唐的命令,让神武宗在前方的人,无不纳闷。而很快,就传来消息,之所以让他们停止攻击,是因为八州九岛之中,三大盟会的人介入了这件事。以关照荒州战乱为名。打着一切和解,万事好商量的中间人的态度,介入荒州。

三大盟会,除了天道盟,还有圣武堂、和琼仙岛。这三大盟会,乃是八州九岛之内,最具统治力的三大盟会,虽然三大盟会之间有很多的恩恩怨怨,但面子上互相还是过得去的,互相还算保持和平的状态。这一回,三大盟会全都以制止暴力滥用为名,介入荒州的事宜。而明眼人一眼就看的出来,这借口简直是鬼扯。荒州这片地方,战乱持续了百年有余,也从没听三大盟会放半个屁出来,如今竟然三个一起都出来制止争斗,俨然是有什么猫腻的。

如果只是三大盟会之一站出来的话,神武宗还扛得住,如今三大盟会一起出来,还有一些和神武宗素无往来不的宗派也都站出来站脚助威,这让神武宗不得不忌惮,也因为如此的压力,方才停止了在荒州的行动。因为这样的事情发生,荒州才有了几天短暂的休息时间。

这一日,江余在院中散步,查看府内情形,忽然有人来报,只道是天道盟的人前来拜访。江余立即邀请天道盟的人进来,而他自己,也去书房等待,江余到书房的时候,天道盟的人也来了,这回来的,并不是上次的那两个人,而是两个年轻的后生,看上去,都是相貌堂堂的,修为已是沧海境,看的出来,是天道盟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

“天道盟找我,还有什么事么?”江余淡淡的问道。对于荒州的事,江余洞若观火,完全清楚,不过是明知故问而已。

那两个弟子互相看了一眼,其中的一个,走上前几步,双手奉上一个匣子,道:“三日后,我天道盟,会和圣武堂,琼仙岛三大盟会,将在雷音堡内召开止戈大会,制止荒州战乱。届时不管是神武宗的人,还是大炎国的人,都会到场,由我们三大盟会,来制止他们的争斗。”

江余听了这话,轻轻一笑,道:“这是好事啊,只是找我做什么,我并没有介入这场争斗,没有出席的必要吧?”

听到这话,那两个年轻的弟子互相看了一眼,道:“江城主乃是荒州一方牧守,荒州有如此的盛会,若不参加,岂不可惜?且我天道盟是诚心诚意的邀请,江城主断然不会扫我们天道盟的面子吧?”

话说到如此,江余哈哈一笑,道:“当然不会,倒是我如约参加就是。”江余说完这话,吩咐属下人,好生款待这二人。

那二人刚走,书房后的屏风之中,就转出一人,正是玉冰尘。

“什么止戈大会,我看是分赃大会吧。”玉冰尘毫不客气的说道。

江余闻言,轻轻一笑,道:“冰尘的话,说的虽然刻薄,但是准确。”

玉冰尘听了,道:“还不是主人的本事,弄的他们贪心大起……只是如果他们在那里什么都没发现的话该怎么办?”

江余看了看玉冰尘,道:“什么都没发现才好啊,就是什么都没发现,才有未知性。”

玉冰尘想了想,对江余道:“主人,我总觉得将他们引过来,未必是好事啊。”

江余叹了口气,道:“若有别的办法,我也断然不会用这样的一招,这一招不过是饮鸩止渴,只能暂时的制止兵祸而已,也是为了保住我牧云城。”

玉冰尘看着江余,道:“难道主人是想拖延时间,然后加速自己练功的进程,进而想一个人扛起来这件事么?”

听到别人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江余尴尬一笑。玉冰尘看着江余,摇了摇头,道:“主人,你的身后还有一个明玉坛,还有一个雪仙教。他们都是你最忠实的伙伴。”

江余看着玉冰尘道:“我把他们都引过来了,会不会让你们雪仙教为难?毕竟来的这些人,可都是虎狼之辈。”江余所担心的,是自己举动,会影响到雪仙教的大事,毕竟之前对付一个大炎国已经很麻烦,如今又来了这么多的势力,在这些人的地盘上,雪仙教能否还有立足之地,那就是个未知数了。

玉冰尘听了这话,哼了一声道:“什么虎狼之辈,能比神武宗强多少,神武宗的人里,也有我们雪仙教的人,他们难道就不是人么,只要还是人,我就不信没有我们插不进去的针。”

四平治性病好的医院
漳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吉安治疗卵巢炎方法
四平整形美容
漳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