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骑士号角 二十四章 风波起伏

发布时间:2019-12-04 19:05:05

骑士号角 二十四章 风波起伏

随着车队回归,阿齐尔被袭击的消息也传到镇里,就像一颗xiǎo石头掉入水中,扩散出大范围的波纹,习惯祥和安宁日子的朵兰镇一下子愤怒了。

感觉到威胁的镇民纷纷到镇厅要求彻查,现在这种年代有成规模的匪徒霍乱平民,跟恶魔安全生活在上帝眼皮底下一样不可思议,必须将这种威胁到人们生活的存在消灭掉。

尽管这伙匪徒已经被消灭,镇厅迫于民众的压力,还是承诺会在镇辖区外围加强防守力量。

山脉另一边的信使已经抵达朵兰镇,镇厅已经了解这伙匪徒的来历,托米安那个混乱地区动荡,导致一些混不下去的迁徙回内地,埃尔德的队伍只是其中之一。

不过边境军方已经绞杀了大部分匪徒队伍,剩下几支运气好的也被国内警署打散消灭,只剩七八个漏之鱼在外潜逃。

袭击阿齐尔的匪徒也全被歼灭,不可能再有匪徒袭击朵兰镇及镇子管辖的村庄,这是镇厅分析出来的,不过对民众説这些没有用,只能掐着鼻子认了,今天财政支出又要添上一大笔。

阿齐尔事件对外声称是当地民兵和镇高中护卫的共同协作下,死伤多人才拿下的,对于卡戎只字未提,这也是沃尔管家和朵兰本地贵族交涉的结果。

镇厅幕后统治者就是朵兰本地贵族,上司都应承别人了,员工不可能不识趣,况且这只是件xiǎo事。

卡戎回来朵兰镇已经有几天了,也有一些传闻説匪徒是一个神秘人消灭的,不过这种夸张説法很快淹没在其他流言中,真正的情况仅仅只有少数人知道。

阿斯兰和贝拉都不敢朝他的方向看,贝拉还容易理解,倒是阿斯兰比较可惜了,原本阿斯兰冒着生命危险冲到楼下,已经获得他的认可与好感,可以説他将阿斯兰看做值得结交的朋友了。

只是这个世界的变化是不可捉摸的,不是跟随人的想法运转的,当勇气过度激发后,阿斯兰反而跨不过那道坎,友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对于这种情况,卡戎只能摊开手表示无所谓,有朋友是好事,但是没有朋友,独自一人前行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这次风波对他的生活也没太大的影响,该上学就上学,该锻炼就锻炼,他更关心的是怎么拔除“圣修斯”这个隐患。

随着他巅峰侍从的实力巩固下来,他已经能察觉到有东西藏在圣修斯里面,是活的,有生命的气息,尽管很微弱。

他从来没有抱着拼一把、试着看説不定有奇遇这种想法,运气逆天的人肯定是存在的,但卡戎不会无厘头地认为自己就是。

所以他现在每天还要检查自己的状态,那种临摹剑形也没有用过第二次

,以确保自身没有收到圣修斯的影响。

如果没有圣修斯这个意外因素,在时间的推移下,他的生活又回归到平静中。

除了日常的学习之外,就是更繁重苛刻的训练,往正式骑士前进的道路果然艰辛,晋阶巅峰整整一个月左右,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实力的进步。

水缸的体积就那么大,所能容纳的水量是有限的,他在剑术和心境上进步了一段时间后,现在也是进无可进。

他问过沃尔和雷诺,他们也説不出其所以然来,不过大部分成为正式骑士的人都有一个共同diǎn,那就是在面临死亡,或者死里逃生,当然极少数例外也不是没有,铁柱磨成针也有,通过珍稀药剂晋级的也有,不过凤毛麟角。

“少爷,我们是不会让您置身于这种情况的,德尔家有特殊的法门能让您拥有强大实力的,请您不要担心。”

沃尔管家是这么对他説的,不过他追问几次,都没有得到下文,果然特殊法门有问题,不担心才有问题。

有沃尔和雷诺轮流监视保护他,他也没有可能找到玩命的机会,如果不是晋升骑士级需要这种坑爹条件,他也不想有这种机会。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还真得靠水磨工夫,不过以现在实力的龟速提升,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晋升骑士级。”卡戎用手支撑下巴,忽略了讲台上老师激情的教学。

“从沃尔管家的指diǎn中也不是没有收获,面临险境往往能激发人的潜能,通过珍稀药剂的也是刺激潜能爆发类的,铁柱磨成针类型都是通过一天一天不断加大锻炼量,一diǎndiǎn开发自身潜能。”

“归根到底,也就是潜能与极限,挖掘潜能,直至破开极限。道理似乎简单,不过做起来困难,不然骑士级也不会大多数是通过生死考验才晋升的,结局充满了随机性,少数人晋级,更多的是死去,谁会记得他们。”

“看来我昨天制作的挑战极限训练计划得修改一下,没有过度透支到损伤身体,似乎都不起作用。家里没有刺激潜能的珍稀药剂,疗伤药总该有一堆,只要不留过多的暗伤,勉强也能接受,速度与质量不可兼得。”

“卡戎同学,请你起来回答这个问题。”历史老师冷着脸説着,他老早就发现卡戎走神了,忍了这么久才发难也够包容了,要怎么惩罚这个不尊重他的学生呢?

“安吉易王朝始于源历776年,终止于源历1153年,三场最著名的战役分别是天秤之战、塔幕达之战、无序之战”

卡戎站起身,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把答案给出来,虽然他走神了,但耳朵对外界声音有所记录,只要调动记忆,就能复原老师教导的课程。

“呃卡戎同学回答得非常好”历史老师干巴巴地説着,感觉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要多郁闷有多郁闷,凭他三十年执教经验,学生走没走神他不可能判断错的。

卡戎坐下的时候,视线扫过前面的阿斯兰和贝拉,刚才他起身的时候,明显看到两人身体有些颤抖,这阴影根植得够深,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还没能忘却,当时也没人亲眼看他杀人,只是知道他杀人,这不至于影响这么久吧

微微吐了一口气,卡戎这才将历史书翻开,翻到老师讲的那部分,“只剩下十多页,很快就是期末考,之后就是寒假,那个便宜父亲大概会回来。如果他能弄到珍稀药剂,也能省却我不少功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