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传奇:淫王八祸人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5:51
你读过《西游记》,一定还记得孙悟空闹东海、借兵器的故事。
孙悟空得道后,苦于手中没有称心武器,便到东海找龙王讨借。东海龙王敖广,着鲠都司、鲤总兵等,搬出大捍刀、九股叉等十八般武器,让悟空一一试过,悟空摇摇头,直喊:“不好!不好!”
龙王无奈,着鲠提都指挥虾兵蟹将们,抬出一柄方天画戟。这戟重七千一百斤,压得海卒们腰不能直,头不能抬,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这悟空接过画戟,犹如手拈鸿毛一般。他施展身手,耍几个解数,将戟向地上一丢,震得龙宫一颤,搔搔首,龇龇牙,摆摆手,说:“太轻,太轻,再换来!”
这戟,在龙宫里放了几千年,从无人能耍动,悟空犹嫌轻,到哪里去找再重的兵器?为此,敖广龙颜挂忧,愁眉难舒。此刻,他忽然想到定海神针。昔日舜帝治国,令大禹治水,久治而水患难除。究其因,河道堵塞,流通不畅,东海浪恶,漫卷上岸,闹得民不聊生,居无定所。后来,玉帝赐定海神针一枚,令大禺插入东海底,方镇住恶浪,令东海平静下来。这神针,初时长不盈寸,粗不过细米,待插入海底,已化作斗来粗,十丈余长,重逾数万斤,晃之不摇,拔之不出。那神针上有“如意金箍棒”五个金字,闪闪发光,映得海底亮通通。龙王谅那悟空拿不动这金箍棒,想送个空人情,将他打发走,便开口言道:“武器没有了,尚有件神器,上仙拿得动时,小神相送便了。”
“走,走,走,取来看看!”悟空急不可奈,一步窜出水晶宫。
敖广领悟空向发光处奔去,刹时来到跟前,定海神针发出的光芒,耀得人睁不开眼睛。悟空绕着神针打转转,急得抓耳挠腮,口中连呼:“太粗!细点,细点,再细点!”
说来也奇,随着悟空的喊声,那神针愈来愈短,愈来愈细。最后,竟长不过五尺,粗不过一把。悟空一把抓起,整个大海一颤。他使几个解数,呼呼生风,得心应手,乐得哈哈大笑:“好,好,好!老邻居,吾去也!”
言罢,悟空分开水路,腾身而起,欲待离去。敖广吓得面如土色,大声呼阻:“不可!不可!”
悟空置之不理,哪里肯回头?敖广无奈,下令封海,恶恨很地说:“拦下,休放走这泼猴!”
王令一下,虾兵蟹将们倾海而出。悟空已腾出海面,见那些虾兵蟹将们潮水般涌来,怕一时难以脱身。他将如意棒一顺,大喝一声“长”,那如意棒便变得顶天立地。而后,奋力向下插去。这一棒插在海边上,一直透到海底。大海一颤,浪高百丈,击得那些虾兵蟹将们,像下饺子似的,噗噗嗵嗵地跌落在大海中……
悟空有了金箍棒,从此以后:

妖魔鬼怪闻胆战,
金棒一扫定太平。

孙悟空落棒处,化作一个湖泊。湖水澄明,直达海底。海水是咸的,这湖里的水却是淡的。湖面上鳞波荡漾,鱼跃闪闪,鸭鸣声声。湖泊周围,碧草成茵,鲜花烂漫,野果芬芳,蝶舞蜂鸣,好一处海畔仙境。这里幽雅恬静,每当夜深人静时,东海龙王的一群龙女,常带领她们的婢女们,在这里沐浴嬉戏,笑声连连,歌声阵阵。此时景色,真真是:

丽质艳姿春满池,
疑是瑶池落人间。

这一妙景,曾有渔人远远窥见过。一旦靠近,这些仙女们,立即化作游鱼,打个亮飘,消失在粼粼碧波中。
地泛白碱,黄粞菜丛生的荒海滩上,竟有这般去处。于是,渔人们称这湖为天池。后来,人们沿湖定居,繁衍生存,逐渐发展为城市。这仙池,也便成为城中一处胜景。湖畔翠树浓荫,鸟语花香;湖中游艇竟发,笑语频频;妇女浆洗湖水畔,童子跳跃树荫下,好一幅太平景象图!此湖之水,更有一奇,久饮能延年益寿。城中之民,大都高寿,故自西汉始,地称寿光地,城名寿光城,县曰寿光县。光即为广,寿光亦即寿广,深意即于此。
据传,这仙池常有异事发生。
有一个民妇,在湖畔洗衣时,不小心将一件衣服失落于湖水中。那件衣服随波飘荡,飘到了湖的中心。正当民妇垂泪叹息时,那衣服竟又漫漫飘回来了。民妇见状,破涕为笑,口中连呼:“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仙女积福啊!”
还有一个传说。有一小儿,年约七、八岁,与一群顽童在湖畔嬉戏,不留神失足跌落于湖中。他在湖面挣扎几下,便没入湖水,失去踪影。湖深无底,到哪里去打捞?正当其母嚎啕悲泣时,湖畔的树丛中忽然传来啼哭声。循声找去,那小儿浑身湿漉漉的,正蜷曲在树丛里。家里人问他何以至此,他摇摇头,说:“俺也不知道。”
人们相信这湖是仙池,人们也相信这湖直通龙宫,以为这些事,都是善良的龙女们干的。然而,谁也没见过龙女,谁也没去过龙宫。有一件怪事,使这个本就神秘的湖,变得愈加神秘了。
寿光城内,有一富户姓贾,夫妇二老守着一个独子。这独子名学先,自幼聪颖过人,不及二十岁就中了秀才。这贾秀才自视才高,将一般女子视如泥巴,扬言非龙女不娶。因而,人们以为他是个疯子。有一天,秀才来到湖边,向湖拜了三拜,大声呼曰:“龙女,尔等吾,吾来也!”
言罢,他纵身一跃,跳入湖中。湖中泛起一朵浪花,再也不见秀才的身影了。为此事,有一老学究叹息曰:

仙池水深波涟涟,
龙女玄说本虚幻。
可怜天下痴情子,
觅侣一去不复返。

湖深无底,何处捞尸?只能待尸身自己浮出。贾家等了一天又一天,等了一年又一年,那尸身再也没有浮出来。老夫妇思子过度,不几年便双双亡故了。贾家一门,自此绝后,贾秀才跳湖觅龙女的故事,也早被人们淡忘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谁曾料到,十年以后,贾秀才忽然返回寿光城。他一身华服,红光满脸,依然那么潇洒,那么年轻,简直与当年无异。凡是与他相识的人,谁不咋舌?他来到自家门前,见墙倒屋塌,蒿草满院,不由得凄然泪下,自语曰:“离家数日,何以至此?”
当邻里们问他,这些年他到何处去,又自何处来时,他摇摇头,悠悠地说:“不可说也,不可说也。”
于是,他迈着方步,凄容满面地走了。一边走,一边低吟:

春梦一场留佳话,
蓦然醒来无为家。
转身复返来处去,
不恋红尘恋海涯。


第二回美仙池翻脸为祸民间女受辱失贞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仙池,距大海愈来愈远;仙池,变得愈来愈小。明朝万历末叶,这美丽的仙池,发生了巨变。原本澄澈的湖水,变得混浊腥臭;原本平静的湖面,变得恶浪翻腾。湖里畅游的花艇,无故漏底,游客失落于湖中;湖畔洗衣的民妇,无缘落水,沉入于无底洞;树荫下玩耍的小儿,奋啼几声,转眼就没了踪影……
有一天,一个卖豆腐的老翁,挑着豆腐担从湖边路过,那筐里的秤砣,竟然“噗嗒”一声,掉落在地上。他放下担子,弯腰去拾秤砣。怪事,那个秤砣,竟骨碌碌向前滚去,一直滚到仙池岸边上。姜是老的辣,老翁不肯上当,向地上“呸”了一口,愤愤地说:“哼,想要我的老命,没门!”
于是,老翁转身离去,不肯上池妖当。从此以后,这仙池成了妖池,令人望而生惧,闻而色变,轻易无人敢到池边一顾。
伴随着仙池的变化,寿光城内,以及四周村落里,不少人家灾星降临。有的女儿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有的女儿中邪,白昼酣睡,夜来春梦。不知哪里来的恶少年,缠得那些女孩子,昏昏噩噩,似梦似醒。主人家请来法师,无奈这个惑物,既非鬼怪,又非仙物,不管怎样驱赶,总是不灵。当时的寿光地呀,竟被搅得:

云遮月色月淡淡,
妖惑人间人惊惊。

为驱妖辟邪,求神神不灵,求仙仙不应。求神不灵,即求法,遭难户纷纷跑到县衙告状,恳求县太爷为民做主,派衙役缉拿凶犯。
明朝万历帝在位四十八年,以专横暴戾为始,以昏庸无道为继,以阉党篡政为终。其时的地方官吏,大都是踏着金钱、拽着裙带爬上来的酒色之徒,有几个肯为民做主?寿光的这任知县,是苦读寒窗数十年,进士及第熬出来的,为政还算清廉,颇得民心。然而,好人无长寿,他却无故暴亡,徒留一个清官名。新知县至今尚未到任,衙内案卷,暂由县丞魏易书审理。魏县丞手捧诉状,愁容满面,对告状人言道:“咳!众家之忧,亦吾家之忧也,吾亦为此烦恼耳,焉能有助于汝等?”
这魏县丞是本城人,家底颇丰。宅第广大,后花园与仙池仅一墙之隔。他家有一小女,闺名娴静,正值妙龄,待字于闺中。这魏 品貌俱佳,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为此,前来提亲者,竟是络绎不绝。然而,这魏家 ,却是眼高过顶,没有一门能如她心意。
正当此时,魏家发生了一件怪事。
数日以来,这魏 白昼总是昏睡,每抵夜间,房内却灯火通明,时时传出与人嬉戏之声。待父母登楼查看时,魏 披头散发,望着父母痴痴呆笑,茫然道:“走了,走了,走了……”
待魏 清醒时,其母曾偷偷盘问她。她羞愧满面,悄悄地禀告母亲:“不知哪里来的公子,夜里总来纠缠。初上身时,只觉他浑身冰冷,寒入肌骨,令人难耐,心想推拒时,却又一动不能动。以后……”
以后的事,魏 羞于启齿,母亲也无须多问。为避丑事继续,其母曾来伴睡。哪曾料到,那妖物至夜还来,只是仅闻其声不见其形罢了。魏母身为长者,目见女儿丑态,羞得头不敢抬,只得愤愤离去。而今的魏 ,已被缠得病弱无力,奄奄一息了。魏家曾派人捉奸,那奸夫来无影,去无踪,十捉十放空;魏家也曾请人驱邪,那邪祟却驱之不走,赶之不去。魏某纵使是一县之丞,却显得那么无力,那么无能。而今的他呀,竟成了:

民忧家愁两难解,
枉自称尊一县丞。
何处求得神仙术,
为民解忧保太平。


第三回魏县丞治妖无策钟羽正计妙妖平

魏县丞独坐后堂,愁绪难解。正当此刻,有衙役来报:“大人,青州府钟大人到。”
钟羽正,青州益都县钟家庄人氏,本是当朝朝野闻名的诤臣,何以突然来访魏县丞?说来话长。
万历帝极其昏庸,长期不理朝政,任凭奸佞当道;万历帝又极其专横,不但不信任忠良,竟连太子也不设立。万历二十年(1592),长子常洛已十一岁,仍迟迟不册立为太子,不准与闻政事。是年正月,时任吏科给事中的钟羽正,偕同礼科给事中李献可,向万历帝上疏,请求皇长子出阁预教。
万历见疏,拍案震怒,愤曰:“放肆!竟敢教吾御政矣!”
为立威塞谏,万历将李献可削职为民。钟羽正反贪抗霸,抑恶扬善,为人耿直不阿,深得朝野赞誉,故而万历帝未曾处置他。处置李献可,实为杀鸡镇猴之举。这钟羽正却不领圣恩,犟劲勃发,复上奏曰:

臣本无名小吏,蒙陛下隆恩,以至于有今。何以为报者,惟以忠言谏君。众星捧月月方明,诸流汇海海始深。今常洛已长,何不立为储君?己子不信,陛下何以信人?己子弗用,陛下何以用臣?至今储君不立,又何以令社稷永存?微臣不才,泣涕复疏,尚望陛下三思,莫因自专遗误自身……

万历自登基以来,哪个臣子敢如此奏报?看完奏折,强抑怒火,朱笔一挥,在奏章上批道:

吾行吾素吾称意,
尔返尔乡尔舒心。
驱羊上山啃青草,
一呼百应弗劳神。

就这样,钟羽正被削职为民,骑着毛驴返回故里。
此刻的青州,同其它州郡一样,豪门占地已成风,仅衡王府一家,占地即达数千亩。豪门不纳税,赋税俱加在平民头上。更兼贪官自肥,巧取豪夺,故使青州一域,哀鸿遍野,民不聊生。他厌见官场争斗,隐居于王坟钓鱼台,闭门谢客,著书立说以修身。
钓鱼台距仰天寺不远。寺庙本不纳税,此时却负税累累。仰天寺承受不了苛负,早已殿宇坍塌,僧人走失,寺不成寺了。为此,钟羽正欲重建仰天寺,再续仰天寺香火。寿光的魏易书,是钟羽正的挚友,为筹建仰天寺,钟羽正特来拜访。
述罢钟羽正来访原委,书仍接前文。魏县丞闻报,慌忙冠戴出迎,将羽正接至客室。
宾主落座,寒暄已毕,钟羽正道明来意。魏县丞强作欢颜,连连应诺,却难掩面上愁云。钟羽正何等精明,岂能无察?于是,便直言相问:“贤弟,汝有难言,何不道来也?”
魏县丞深知钟羽正的为人与胆识,因而便坦诚相告小女遭遇。钟羽正闻罢,略作深思,言道:“贤弟,尔且勿忧,带吾看来。”
闺楼,在魏宅后院。宾主登楼,来至 闺房, 卧床不起。钟羽正并不问询,仅是扫目四处察看。而后,他来至窗前,举目向外眺望。窗外是后花园,隔园便是仙池。那仙池上灰雾缭绕,隐隐可见池水波动浪涌。钟羽正是如来佛驾下神鹏转世,虽是凡夫俗子,嗅觉、目力却异乎常人。一进闺房,他便嗅到一股淡淡腥味,料定这妖物与水生物有关。继而察看仙池,心下已经了然。正当此刻,魏县丞问曰:“钟兄,尔观是何妖物?”
羽正向他摆摆手,高声言道:“何妖之有?过几日自愈矣。”

共 970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非常耐读的民间传奇故事!语言之精炼、语言之诙谐、语言之准确令人咂舌!作者绘声绘色的描述让人如见如闻身临其境,故事中的诗歌点缀深化了故事的主题,让人耳目一新!【编辑:李荣】【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201001819】
1 楼 文友: 2010-02-18 09:29:29 作品没说的,一个字:妙! 喜欢文学、音乐
2 楼 文友: 2010-02-18 09: 6: 2 谢谢李荣的编辑与点评。
高抬了。我的传奇故事,大都是信马由缰的涂鸦之作,尚请方家万勿见笑。 刘沂生,笔名瘦叟,现代传奇作家 。出版《犟牛本色》、《魏嵋传》、《古州传奇》、《碧血沃古州》、《衡王府史话》与诗集《草堂清韵》等六部著作。
 楼 文友: 2010-02-18 10:06: 1 欣赏品读。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4 楼 文友: 2010-0 -07 14: :49 刘老师博学多闻
文字驾轻就熟
实令学生佩服
——逍遥七郎老人夜尿增多治疗方法
小孩上火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孩子老是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