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流浪仙人 第1324章 神境七重章之物我

发布时间:2019-09-26 00:05:24

流浪仙人 第1324章 神境七重章之物我

只可惜他们行走了两个小时还没看到任何异常现象,只有普普通通的雪地冰土、冻树寒枝,还有枝上垂下的锐锐冰凌、树枝下冻死的瘦鸟弱鹿。甚至~~~略有脚印的凌乱雪地上,还有干枯的兽骨、被啃掉的细碎兽皮等。

这里生过一些天寒地冻煞众生的事件,还有弱肉强食的普通事情。这里,一切都很普通——普通的寒冻阴天,普通的茫茫雪地林原、还有这等生生死死的普通事件。就像一个普通的平凡世界~~~最最平凡。平凡的就像~~~没有神的世界~~~

神在哪里?!登上一个小小山丘的两人勉强眺望八方,只见平凡阴天、平凡的寒冷大地、平凡的飞鸟和走兽。可就是不见一丝神圣!只有两个人感觉越来越冷,身上的法术物品、效果等似乎也慢慢在丧失效率。

当他们焦躁的喊着:“这里是哪里?!神到底在哪里?!!”的时候,忽然旁边传来东郃子的声音:“神就在这里!到处都是神。你们还在瞎什么?”赫然见到一片冰凌银挂的冷冷灌木矮树下,精雕细刻的上等石桌之旁,坐着喝温茶吃火锅的黑袍东郃子,还有桌下陪吃的小恐豨和巴德贝。

等等!这渺无人烟的蛮荒鬼地方,怎么会有人工石桌?火锅又是从哪儿来的?!

两人来不及问这个,直接跑到东郃子身边急问:“到处都是神?我们~~~我们没看见呀!一diǎn儿神圣的气息都没有!”但见东郃子请他们俩坐下来一起吃火锅:“唉~~~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找什么‘神圣迹象’呢?这里不是很好吗?”

大祭司比谁都急:“你就别磨磨唧唧的啦,这里到底是啥地方?神明在哪里?怎么找到乌楼提鲁神?”却见东郃子随便一指旁边挂雪荆棘上的~~~的死猫尸体:“喏,抓着它就能见到神了。”

深皱眉头的大祭司去拿下几乎半烂的死猫尸体:“这~~~抓着这东西~~~怎么去见神?见神的秘密入口在哪儿?”却见东郃子东指西指,指枯树、指坚冰、指地上的硬石头:“喏,喏,喏,到处都是入口。猫就是钥匙。”

大祭司拎着死猫尾巴摇了又摇却没任何变化,抬头急问:“到底要怎么做?难道这死猫就是献祭给神的礼物?是不是要做个祭坛来供养此猫?要什么样的祭坛?用土做的还是冰做的?上面用什么符文?是给猫献上鱼啊还是红烧肉啊?是不是还要~~~~”听的东郃子头都大了:“你这什么理论啊?不就是一猫吗?你跪在它面前焚香祈祷玩儿祭祀,有什么用?大家都现实一diǎn。这世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祭祀什么的解决不了大问题。靠自己才是最主要的。”

“难道~~~”大祭司的散思维很强大:“要献舞?”也就是穿上猫皮一样的外套、带上猫形面具什么,手持猫喜欢的器物在祭祀场所学猫叫猫舞。讲猫过去的故事,学习猫的事迹。这是古代祭祀野兽图腾灵的方法,在一些偏远的巡林客还有保留着传统。有时祭祀天族公爵什么的,也会用这种方法。

不过东郃子听了直想笑:“画猫画皮难画骨。学那么一套表面文章有什么用?你就是天天唠叨它的故事,也只是局限在一丁diǎn儿事情上,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就是拎着这猫,也没用啊。除非你能从这猫中看到世界。”

“什么意思?”大祭司摸不着头脑:“您就直説吧。到底神在哪里?!怎么才能见到他?!这关系到咱们的大事啊!”却见吃火锅的东郃子慢慢答道:“神就在这里,到处都是!你还问我在哪里。”

大祭司抬头急望四周:“哪里呀?!什么都没有嘛!一diǎn圣迹都没有!”但听东郃子反问道:“为什么你非要在这实际万物之外,另找一个神圣的东西呢?你非要去切割万物,然后在脑子里造作出一个对象,接着就早请示晚祈祷。你这样做早已失混元大道。就很难过这一关了。”

旁边舍布恩忍不住插话:“您是説:冰河之神就是冰河自然环境的万物。这里就是多条冰河组成的天地自然。所以冰河之神就在我们面前。这天空、这大地、这河流与森林

流浪仙人  第1324章 神境七重章之物我

,这里的一切鸟兽,都是冰河之神。”对面东郃子勉强diǎn了diǎn头:“凑合吧,勉强可以这么説。”

“但~~~”大祭司就更急了:“我们怎么与神沟通啊?我们要问问那几个英灵的事儿。还有结盟的事儿。现在该怎么办?怎么与神沟通?是要设祭坛?还是要要密咒?还是要特殊神器?还是要~~~”

却被无奈的东郃子摆手打断:“什么祭祀、密咒、神器等等,都是人自己的方法。折腾来折腾去都跳不出人类的范畴。一条蚯蚓想用它的方式与人类交流,可无论它怎么扭来扭曲。如何怎么折腾,都跳不出蚯蚓的范畴。人类根本不会理睬一条扭来扭去瞎折腾的蚯蚓。在这里,你只要用人类的方式,无论怎样瞎折腾也见不到真正的神。若要见神,先要能明白:此猫既万物。天地也,万物也,一猫也。”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狗屁理论啊?!!若不是看在他是商行的股东,大祭司都要飙了!忍住一肚子火问道:“猫怎么会是万物?您搞错了吧。”谁知东郃子丫还装傻充愣:“猫怎么不是万物?你才搞错了吧?”

大祭司瞪了他一眼,他却向大祭司所要那只半烂的死猫尸体:“好吧,好吧。假定你是对的,此猫不是万物。那么~~~”他拿过猫尸然后端起汤勺给猫尸喂汤喝:“来来来,清淡的鱼头火锅,你一定爱喝。”

大祭司感觉自己是在对一个神经病説话:“您是怎么了?这猫喝不了鱼汤!”谁知那‘神经病’还真的很神经:“猫明明就爱喝鱼汤,怎么就不了?您是怎么了?连这种常识都不懂吗?”

大祭司感觉自己的脸都气得扭曲了:“它死了,是一个尸体、一堆烂东西。已经不是真正的猫了!当然喝不了鱼汤!”就听对方立刻追问:“凭什么它就不是真正的猫?我看它明明就是猫的样子嘛。”

大祭司简直要打人了:“不能光看样子嘛!!它的浑身很多地方都已经烂了、没了。头壳里面连脑子都没了,肚子里连肠子都没了,胸腔里连心肺都烂掉了一半。哪里还是猫呀?根本不是猫了,一堆烂东西而已!”但见对方还在神经:“为什么没脑子就不是猫?为什么没肠子就不是猫?为什么没舌头就不是猫?”

大祭司真的怒了。面如火烧:“脑子肠子心肺都是必须的东西,没了这些东西,猫就死了!就没有生理活动了。当然是一堆物体罢了!岂可论猫?”这时对方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没了必须的要素,这猫就要完蛋。要完蛋就不是猫了。”

大祭司总算送了一口气,正以为对方可以不再神经的时候,却听对方反问道:“那么,若是这世上无火无温度,猫会不会完蛋?火是不是猫存在的必须要素?若是这世上无水,猫会不会完蛋?水是不是猫存在的必须要素?若是这世上无风无空气,猫会不会完蛋?风是不是猫存在的必须要素?若是世上无大地。猫会不会完蛋?地是不是猫存在的必须要素?”

大祭司稍愣:“这个~~~当然都是。”便见东郃子説道:“地水火风都是猫存在必须要素。如猫只内脏一般,都是猫的组成部分。我且问你——地水火风充斥天地,天地既是地水火风组成,天地既是猫的一部分组成。天地非猫乎???”

大祭司 ̄Д ̄||||+.=⊙﹏⊙d

“那~~~”旁边的舍布恩解围道:“我们知道天地一猫了,就是物我要合一。要怎么才能继续下去?”却见东郃子笑了又笑,差diǎn儿连茶都喝不下去:“物我合一?你觉得物我本合一?”

舍布恩愣到:“您刚才讲的不就是物我合一吗?我觉得很正确嘛。”谁料东郃子反过来説道:“我説‘物我合一’,是为了破‘物我两分、天地非猫’。比如,有人説:兔子头上都长了角。我为了破这种如幻的説法,就按照这种説法,就按照其内在要素往下推论。得出一个相反结论。这个结论是为了破那个荒谬説法的。説法本如幻,结论亦非真。为破荒谬法,是故立此论。我説的那些,是为了暴露‘物我两分’的思维矛盾和破绽。其实:物我两立、物我合一,都没有做到物我两忘、能所双泯。皆是戏论!”

舍布恩知道到了重diǎn:“此地要物我两忘才能破?还请详述如何物我两忘!”但东郃子却正色摇头:“不可説,不可説。我一旦説有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你们心理就涌出什么什么什么的‘相’,这就是你们的‘物’、是‘所’,是指向的目标;这些‘相’刺激的、或者接受这些相的,就是‘我’。是‘能’。”

“我一旦説你要怎么怎么怎么做,你们心理就涌出种种:进退转停杀护喜怒贪憎取舍等等应对行动,这就是‘我’所,是‘能’;这些行动作用的对象就是你们心中的‘相’,是‘物’、是‘所’。因此,我只要一有説法。你们心中就有物我,有能所,已经掉进物我两存、能所双显的境界中。就破不了这一层啦。”

——————————————————————————————————————

ps——每天一次推荐,一个diǎn击,也是一种贡献。希望这里能欣欣向荣。

可以到我的新浪相册欣赏图片:http://p..bsp;

{飘天文学.piaotian.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临沂白癜风好的医院
临沂白癜风医院
临沂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临沂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临沂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